新闻频道-云南楚雄网
当前位置: 文化旅游 文苑
酱油饭
发布时间:2020-07-25 11:19:06来源:责任编辑:王蕊作者:张泽武

常常以为,记忆是最容易模糊的东西,在时间的流逝里,很多东西会慢慢地淡去。可是有些事,即使不经意间已经走过几多风雨沧桑,回忆起来却让人刻骨铭心。小时候吃酱油饭的那些事,一直牢不可破地粘在了我的脑海里。

我出生于七十年代初期的1973年。七十年代的蹉跎岁月,物资匮乏得要命。那时正是农村大集体时期,在我们那个穷乡僻壤的小山村,大人一年四季在田地里辛苦劳作,也不能填饱肚子,每天处在半饥半饱的状态中。记得有一年我和父母亲去生产队上分稻子,那年年成不好,我家5口人只分到3口袋稻子。在我幼小的心里,那3口袋稻子碾出米来连糠一起吃都不够。好在母亲是个聪明伶俐的女人,她在我家房前屋后开挖了很多地,种上瓜果蔬菜,奶奶做饭就放很多的菜,然后放少得可怜的米进去一起煮。吃饭时,就着那清稠的蔬菜粥伴随我度过很多的童年时光。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农村实行包产到户,农民的种田积极性得到提高。当时我家分得4亩水田,还有一些山地,父母亲起早贪黑在田地里劳作,到收获时,终于换来了好收成,家里粮食多了放不下。我家只有一间房子,稻子收回来就堆在楼板上,没有放床的地方,只能把被褥铺在稻子上睡,夜半三更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睡在稻子里了,身上那个稻灰痒呀,难受得不得了。

后来,家境渐渐好起来,我家种烤烟、种油菜,建起了四间宽敞明亮的大瓦房。家里已经有足够的饭由我们随便吃了。每天放学回家去挑柴前,可以好好地吃一碗冷饭,吃饭时倒点开水,就点咸菜之类的稀里哗啦吃了。有一天,我刚把饭盛起,正要倒开水,妈妈拿出一个棕黑色的瓶子说,这个好吃,是酱油,下饭呢。说着就倒了一些在我饭碗里。我用筷子拌了拌,拌出油亮的棕黑色的光泽,我贪婪地嗅着那种特有的香气并狼吞虎咽地吃起来。那一年我9岁,第一次吃那么好吃的酱油饭。

长大后离开家去大姚师范读书,当时学校对师范生有补助,每个月发足够的早点票和饭票。早点有面条、米线,饭菜品类繁多,我当时很庆幸我一个来自偏远山区的农家子弟通过寒窗苦读能进入中专学校里读书,能有这么好的待遇,能吃上这么香甜可口的饭菜。特别是早点,汤里漂着亮晶晶的油珠,盐味适当,酱油飘香,每天一早,正是肚子饿的时候,每次吃起来都会津津有味。

直到后来,自己有了家,特别是有了孩子后,给孩子做饭时,我就为孩子炒一碗酱油饭,还放上鸡蛋、火腿、瘦肉、五香粉、辣椒之类的,孩子开始觉得还是有点香,可是后来就不怎么吃了。毕竟现在的孩子,食品丰富、口味多了。每次炒出来只能我一个人吃掉。我知道,没几个人能理解我对酱油饭的情结。

曾几何时,老百姓家的饭桌上,要吃上一回肉谈何容易,打牙祭对那个时候的平民家庭来说,就是一桩奢侈的事情。如今要吃肉是家常便饭的事,老百姓已丰衣足食。新中国成立以来,人们的饮食观念从吃饱到吃好再到吃得健康,舌尖上的变化见证了几代人的生活变迁,也折射出党中央富国强民的政策给百姓带来的巨大变化。(张泽武)


相关阅读
秒速赛车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青海快3 北京赛车直播视频 北京赛车高频开奖记录 秒速赛车官网 9号棋牌 秒速赛车首页 秒速赛车投注 千禧彩票手机app下载